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6岁孙子得白血病欠债70万 患病爷爷不忍拖累自杀

【发表时间:2019-08-13 22:46:33 来源:】

病床上的小凡圣还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

患病前可爱的小凡圣

近日,一则关于患病爷爷自杀,省钱救治6岁白血病孙子的消息在网上引起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找到凡圣的家人了解到,今年6月底,家住北京大兴区的凡圣被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从那以后便一直住院治疗。前后5个月时间,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已经为治病支出了90多万元,其中近70万是爷爷和爸爸妈妈四处借来的。

在凡圣患病后,凡圣爷爷在原本身患糖尿病十多年的情况下,又患上了抑郁症。为了省钱给孙子看病,凡圣爷爷拒绝花钱治疗自己的病,“我死了以后,我的钱都是留给孙子看病用的,你们谁也别抢。”这是凡圣爷爷自杀前叮嘱家人的话,之后没多久,8月23日凌晨,凡圣爷爷在大兴区自家小区的花园里上吊自杀。

患病爷爷

“爷爷走在你前头了啊”

“爷爷走在你前头了啊,你要好好治病。”这是凡圣爷爷生前最后一次来医院看望凡圣的时候说的话。凡圣妈妈说,当时凡圣爷爷说了这话之后,周围人都赶紧劝他打消那些不好的想法,“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做了。”8月23日凌晨2点,凡圣爷爷一个人走出家门,早上5点左右,有早起遛狗的人在小区花园发现了凡圣爷爷,那时他已经上吊身亡。

凡圣爷爷在走之前曾经三番五次地对周围人说,自己不想治病,要把所有的钱留给孩子治病。凡圣爷爷今年66岁,从49岁起他就身患糖尿病,多年来一直吃药打针,经常住院治疗。但自从6月底凡圣确诊患病后,爷爷就开始拒绝去医院看病,凡圣姑姑说:“他总说他要省钱给孙子看病,自己的病不治了。”凡圣爷爷家所在小区的一位邻居大爷也告诉记者,凡圣爷爷也对自己说过一样的话:“他说他想让孙子好好治病,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他还说家里经济压力大,自己能为孙子省一分是一分。”

凡圣是独生子,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一直吃住都和爷爷在一起,与爷爷之间的感情很深。自从凡圣确诊为白血病之后,凡圣爷爷四处去借钱,爷爷一个人就筹借了50多万,凡圣妈妈回忆:“能借的不能借的他都去找人家了,有人一直劝他放弃,说是即使救活了,长大后还有更多问题。”后来,家人慢慢就发现他情绪不好,于是带着凡圣爷爷去医院检查,医生诊断爷爷患了抑郁症。

但凡圣爷爷拒绝花钱治病,凡圣爸爸说:“医生说要住院,但他坚持不住院,我们劝得多了,他就说那开点药就回家,坚决不住院,我们带他去了两次医院,他都特别坚决说不住院,要省钱给孙子看病。”

凡圣刚生病时,凡圣爷爷每天一日三餐从家里到医院给凡圣送饭。从位于大兴的家里到燕郊的燕达医院,单程就需要近2个小时,“一天的时间全用在送饭上了。”但凡圣爷爷坚持每天送饭,送了一个多月,“后来我们看他身体不好,就不让他再送饭了。”

凡圣爷爷去世之前的一个星期,曾专门来医院看望凡圣,凡圣妈妈哽咽着说:“现在想想,那时候他就像是准备好了似的。”凡圣姑姑回忆起父亲当时对自己说的话:“他说他死了以后,钱都是留给孙子看病用的,让大家谁也别抢。”类似的话,凡圣奶奶也听过很多遍:“但怎么也没想到,他真的选了这条路。”

“我们老头儿以前也是怕死的。”凡圣妈妈回忆,凡圣爷爷以前很注意保养和养生,“他有糖尿病,日常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他特别注意,从不乱吃,有时候还买一些营养品吃。”凡圣妈妈说到这里,眼圈有些红:“可能也是太爱孩子了,为了孩子,什么都能做。”

白血病孙子

骨髓移植后43天病情复发

用家里人的话说,凡圣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个“很爱玩儿的人”,喜欢爬山、郊游,自从凡圣出生后,“几乎就不去了,整天和孩子在一起,就和一双眼睛似的,总围着孩子看着孩子。”因为爸爸妈妈上班忙,凡圣就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与爷爷的感情很深。因为这个原因,家里人一直没有把爷爷去世的消息告诉凡圣,“怕影响他情绪,我们都瞒着他。”

说起凡圣患病初期,凡圣妈妈回忆,今年年初,凡圣的身体开始出现异样,身上起小红点、全身疼、嘴唇发白,凡圣妈妈带着凡圣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白血病。凡圣妈妈说:“一开始我们怎么也不相信,觉得肯定是误诊,孩子平时一年都不得一次病,身体很好,怎么突然就白血病了。”后来,几经化验和检查,6月底,医生最终确诊凡圣确实患了白血病。“我当时觉得,一切都完了。”

凡圣7月初入住燕达医院,从那天起便一天都没有离开过医院, 从7月初到现在,医院一共下达过4次病危通知书,进过一次ICU病房。其间,9月份,凡圣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将爸爸的骨髓移植入自己的身体,原本以为手术后凡圣会慢慢好起来,但没想到11月9日,正是凡圣接受骨髓移植后的第43天,凡圣的病情复发了,治疗再次陷入困境。

“这过程孩子受了不少罪,好多检查特别疼,做的时候,孩子疼得缩成一团,浑身打颤,做完后头上和洗了澡似的。” 凡圣妈妈说,曾经凡圣还有过身上开四个口子同时输液的情况,“经常就是24小时输液,输液就和喝水似的,也禁食禁水过,孩子也下不了床。”治疗的过程非常艰难,“我觉得自从他生病,我每天的生活就是面对一个个打击,一个个心理刺激。”

治疗初期,凡圣的病情一直没有缓解,还经常拉肚子、发高烧,后来甚至出现了骨髓衰竭的情况,“那时候他拉血,血块半桶半桶的,特别吓人。”9月23日,凡圣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术后又出现肺部毛细血管破裂等并发症,几经抢救,凡圣的情况才勉强得到控制,“孩子也争气,一次次都扛过来了。”

凡圣的4个舅舅,还有舅舅找的一位朋友,为了给孩子及时输上血或血小板,5个人轮流献血,孩子的奶奶和姥姥住在燕达医院附近的出租房里每天给孩子做饭,“我们家里人,已经把能做的都做尽了,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20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前往燕达医院见到了凡圣,因为排异反应,凡圣身上的皮肤已经黑白斑驳,他躺在床上摆弄一个变形金刚,爸爸把凡圣要的每一件东西都认真消毒后递给他,“生病前别人都说他白胖白胖的,那时候60多斤重,现在只有40多斤了。”凡圣妈妈说,自己也问过凡圣,想不想回家,“孩子说想,等自己病治好了就回家。”

孩子父母

欠债近70万 “不能放弃孩子”

凡圣的爸爸妈妈都是私企普通职员,凡圣生病后,为了照顾孩子,凡圣妈妈长时间没有办法按时去上班,后来被单位辞退了。之后不久,凡圣爸爸也因为总无法天天上班而被单位辞退。

“家里那点积蓄,没有几天就花光了,后来的钱都是他爷爷和我出去借的,他爷爷向别人借了50多万,我借了10多万,一共欠债近70万,能借的都借过了,但从生病到现在已经花了90多万了,我今天刚把最后的一万多也交了,实在没钱了。”为了凡圣治病,家里已经把车、首饰等能变卖的都变卖了,“我们也想卖房子,但我们的房子是小产权房,不好卖,以前我从来没注意过这个问题,谁想过有一天要卖房子。”

为了照顾凡圣,凡圣妈妈每天在医院陪床,凡圣家里在医院附近的村子里租了两间平房,月租750块钱,凡圣奶奶和姥姥住在那里负责给孩子做饭。北青报记者前往出租房看到,内外两间屋子加起来不到15平,外屋的地上摆着锅等一些简单的灶具,旁边一张小床挤在墙角,里屋内一张双人床和一张桌子,这便是家里所有的家具。里屋有一个电暖器,但没有插电。“舍不得用,这边电费贵,不到冷得实在不行的时候,我们都不插电,”凡圣姥姥说:“我和他奶奶本来就说不用买电暖器,花这个钱干什么,冬天扛一扛就过去了,但姑爷还是给买了一个。”除此之外,她还说:“晚上我们也不开灯,天黑了我就和他奶奶坐在床上,等着睡觉。”

凡圣姥姥说,给孩子做每顿饭前都需要先把碗煮过消毒,再把菜反复洗,所有的菜要先煮过,做好饭之后再用高压锅蒸煮消毒,“冬天手冷得不行啊,洗东西洗得手全都破了。”凡圣姥姥低头擦着眼泪:“那天姑爷说没钱治病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怎么都可以,孩子太可怜了,有没有好心人能帮帮我们。”

说起凡圣爷爷,凡圣奶奶一直擦眼泪,“说起来还是想他,但没办法了。”凡圣奶奶说:“我们只能向前看,也希望有人能帮帮我们,我们不能放弃孩子,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燕达医院刘医生介绍:“凡圣的病情属于比较严重、比较难治的一种,少说也还需要半年。”刘医生说,凡圣目前需要服用很多药物,“那些药动辄上万一瓶,而且一瓶只能喝很少一段时间,花费很大,目前来看,保守估计大概还需要六七十万,如果感染了,需要的钱会更多。”文/本报记者 高语阳


更多精彩:
老飞飞私服网站 http://www.ffsf.net/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