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业内:人民币国际化不一定通过加入SDR才能实现

【发表时间:2019-09-11 11:27:02 来源:】

  见习记者 王莹

  ——专访穆迪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钟汶权  

  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五年一次对特别提款权(SDR)篮子构成的重新评估渐行渐近,各界对结果预估热议纷纷。证券时报记者对穆迪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钟汶权进行了专访,解读和分析人民币国际化相关进程和影响。

  证券时报记者:为何在这个时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它将会对中国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钟汶权:中国的金融体系和货币还相对封闭,对其他国家经济的影响力无法具体货币化,因此,人民币国际化可以直接将经济综合影响力更充分的释放。

  “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开启,将会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但人民币国际化对中国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可能并不会带来直接的影响,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有待进一步开放。国际化通过开放境内外债券,如果要形成像美元或欧元如此大的流通量,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所以对实体经济将不会带来很大的影响。而更深远的意义在于,通过跨国市场的互动可能可以认识更多投资机会和风险。更多的是在一个新的环境下,金融机构包括买方卖方投资者,通过跨境操作将给投资者带来更多元化的选择,提升对投资者的教育,将认识到不同产品带来的风险,慢慢形成一种更加理性的投资模式。另一方面,通过竞争创造出更高质的产品和更健全的市场,无疑会促进金融机构的进步。

  证券时报记者:由于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未完全实现,目前人民币的流入和流出是失衡的,在国内金融改革远未完成的时候,是否有必要为了国际化而贸然放开资本项目管制?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出现哪些风险?如何权衡应对?

  钟汶权:如果资本项目不开放,那么人民币国际化是很难实现的。因为金融产品不流通人民币的使用就只能停留在贸易阶段,所以一定要放开,但需要一个逐步渐进的过程,这就要求监管的配套、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和透明度的提高。当市场和投资者的教育都趋向于成熟阶段时资本项目管制的放开将不成问题。虽然离那个阶段还有距离,但目前在持续有序地进度发展中。

  国际化意味着开放的资本市场,这伴随着大量资金的流入流出,市场的波动将会更大。如果跨境到他国,那么监管及政策的不同,可控的范围较小,需要管理的风险将会更多。

  我个人认为应该采取谨慎的从区域国际化-亚洲国际化-全球国际化这样一种模式,动力可以大,但是范围应该还是从小到大。因为马上开放的话,可能会带来像上世纪90年代金融危机中泰国印尼的问题,市场信心和风险控制机制还未完全建立,当经济出现波动,资金马上撤离,会带来比较大的冲击。因此,尽量让国内的市场成熟起来,到全面开放时,不会因为市场有波动,投资者出现过分恐慌。

  证券时报记者:在SDR的评审标准中,一方面是关注货币背后的贸易量,这一标准中国已达成;另一方面是关注货币在国际支付中的广泛使用、外汇市场上的广泛交易,这方面中国还需要做什么?加入SDR后,是否能够真的部分解决目前所面临的问题?

  钟汶权:我认为中国已经符合大部分的标准,更多的可能在金融投资领域上,开放范围还有很大的空间,但这也难一步到位,因为开放的太快太大则容易产生很大的风险。目前,如离岸人民币债,只是一个六千多亿的市场,所以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具规模的资产。

  回到本质问题,人民币能够被吸入到SDR货币篮子是一种认可,但不代表必须要通过SDR才能完成人民币国际化,因为大部分货币都不在SDR里边。因此,进入SDR的象征意义要大于它的实际意义,打通人民币循环流通的系统,便利更多海外机构、国家以人民币作投资是最重要的,这个最终跟金融市场开放相挂钩。加入SDR只是锦上添花,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如果汇率和货币政策持续保持稳定,金融体制改革成熟,这都将不是问题。
更多精彩:
好色视频资源导航网 www.hszydh.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