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大陆赴台地震救援队员:并没有“热脸贴冷屁股”

【发表时间:2019-08-13 15:37:51 来源:】

  2016年2月6日,猴年春节前两天,杭州的廖伟夫妇本打算这一天去采办年货。廖伟一大早醒来,刚一打开微信,迅速涌来的一堆关于台湾地震的信息,让她心里咯噔一下:“6日凌晨3时57分许,台湾高雄发生里氏规模6.7级地震。台湾本岛多地震感明显,最大震度为6级。”

  很快,作为队员的廖伟夫妇收到了在大陆鼎鼎有名的民间公益组织——浙江省公羊会公益救援促进会(简称公羊队)发来的集合信息——招募搜救队员尽快赴台救灾。

  “原本打算在杭州过年,台湾南部朋友说他们那里余震不断,甚至有大楼塌了,我和丈夫商量了下决定报名参加救援队。”廖伟说。

  在这次救援中,廖伟夫妇等5名公羊队队员被整编到台南搜救队,一起参与救援行动。他们成为大陆第一支参与台湾地震救援的民间救援队。在公羊队赴台救援过程中,有媒体炒作认为台湾条件好,质疑大陆的救援队为什么还要去凑热闹,派救援队过去就是“热脸贴冷屁股”;还有的媒体直接编造新闻,说台方对日本派去的救援队言听计从,却把中国大陆的救援队晾在一边。事实究竟如何?

  第一批赴台的是台胞和台属

  廖伟和丈夫廖信明匆匆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拎着行李箱赶到公羊队总部。 在公羊队不大的会议室里,七八名队员陆续赶来,有经验丰富的老队员,还有台湾籍在杭州经商的商人。幕布上打出了台湾最新灾情图,队员们根据最新情况,分析、研判灾情。

  “我老公是台湾人,我是台属,去台湾手续比较简单,我俩打算立马赶赴台湾。”杭州女孩廖伟轻描淡写地告诉家人说去台湾赈灾,但是具体去干什么并没有说。

  下午两点,会议室气氛凝重,赴台南先遣队召开行前会议。会议确定了初步救援目标:一是赶赴灾区,协助当地政府和救援队开展救援工作;二是了解灾区信息,协调开展灾后重建工作。

  急救包、照明设备、安全帽……廖信明背着1.5米长的大包,廖伟背着行李,他们搭乘晚上航班,连夜赶赴台北。

  “与我们合作的是春秋航空,机票和救灾设备托运都是免费的。”廖伟介绍,一旦有救灾需要,公羊队就能尽快搭乘航班前往。

  夜里12点,飞机落地,廖伟和丈夫廖信明在台北家中睡了一晚。受灾情影响,高铁不能直达台南,他们只能乘最早一班高铁赶赴台中。

  “正好遇上了台湾的春运,我们没有座位。”廖伟说,丈夫廖信明坐在包上就睡着了。在杭州,其他队员也没有闲着,12名队员正在办理签证,根据反馈信息随时准备出动,2月7日,大年二十九,在杭州经商21年的王育诚带着爱人,搭乘晚上7点多的飞机赶到台湾,在台中家里稍事休息,第二天一早开车前往灾区。

  公羊队队员参与救出8岁孩子

  戴着黄色头盔,穿着黄黑相间厚实的救援衣服,左胸前挂着对讲机,左手臂章写有“公羊队”字样——这是公羊队救援队员的标配,队员们戏称自己是“小黄人”。

  2月7日上午11时,经过14个小时长途跋涉,廖伟夫妇抵达受损最严重的永康区永大路2段维冠大楼灾区现场,一同抵达的还有公羊队台南志愿者杨牧。

  廖伟眼前是一座平躺在地上的大楼,以前只在灾难片里看到的场景让人心痛。救援井然有序,一个区域内有很多队伍在搜救,医疗区在外边,外围区域设立了家属等待区。

  “我们到现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当地救援指挥官报到,我们需要听从指挥安排”。现场救援指挥官林村龙向廖伟他们简单说明了现场状况。

  廖信明和杨牧两位男队员被编入台南搜救队,他们到废墟中进行废墟清理和人员搜救工作。因为廖伟是女性,没有太多搜救经验,她负责在废墟旁边担任指挥官,做后勤辅助工作,同时与杭州公羊队保持联系。

  廖伟在离废墟十几米的位置,水泥灰不停地扑打在脸上,让她脸上感到有些刺痛。救援时,即便戴着口罩,她还能闻到浓烈的尸臭味。

  “那几天,就连洗完澡睡觉都能闻到那种味道。”廖伟说。

  随之而来的困难是心理压力,进入救援地区前,赴现场的搜救者都要填写一份签到单,队员们开玩笑称之为“生死状”。

  后来赶到现场的公羊队队员王育诚,第一次签完单子后,给好友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在救灾现场,非常震撼,现场非常凄惨。我后面是家属,纠葛的心我也能深深体会,我恨不得有大型设备。我参与活动,代表杭州来,如果失去联系,请找我老婆,她会告诉你我在哪里。”

  “救援不止有生理压力,还有心理压力,因为废墟很可能会发生二次坍塌。”廖伟说。灾难现场之惨烈,让救援队员心中也充满恐惧。

  她介绍,在台湾参与救援的通常有三种力量:第一,警消相当于官方救援队,冲在救援最前线,他们有大型设备可以剪断钢筋;第二,义消属于半官方组织,很多成员都是退役的专业消防队员,在外围协助救灾;第三,民间组织,通常他们在更外围区域从事协助工作,比如搬运石块等。

  大年初一早上,台湾搜救队员现场发现一名生还者。现场力量合力救援,年仅八岁的林素琴成功获救。孩子获救后第一句话就是问救援队员:“叔叔,叔叔,等下救我出去后可以带我去吃冰激凌吗?”

  不过,有的大陆媒体却误读为公羊队救出这名女孩。

  廖伟回应表示,这不能说公羊队的队员把人救出来,这是大家合力完成的结果,我们在外围作业,没有直接进去救人。

  “现场救人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发现人之后,需要房屋结构师勘察地形,专业人员还要判断有没有二次塌方的可能。打开生命通道的过程中,还需要气垫支撑,这个过程需要搬运大量碎石头。”公羊队队长徐立军介绍说。

  台湾方面对大陆救援者态度很友好

  地震发生之后,台南气温在8度左右,对于不习惯寒冷的当地人来说,天气有些冷。

  “台南救援队的队员看我们是外地的,就问我们有没有住的地方。不是简单客套,而是真心实意地问,真的让我们很感动。”廖伟说。

  伴随公羊队赴台救援,有一种声音认为,台湾条件好,大陆的救援队为什么还要去凑热闹呢?派救援队过去就是“热脸贴冷屁股”。

  “我们得换位思考,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家乡,你会怎么想?”廖伟介绍说,在公羊队救灾过程中,当地人从没为难过他们。卤肉饭、披萨、面条……当地民众自发给他们送饭,台南救援队还为他们提供免费住宿。

  除夕当天,第一波救援任务结束,公羊队队员撤回临时营地休整。下午四点,他们开始吃年夜饭。当地民众将自家蔬菜水果和买来的披萨送到了营地,不停地向公羊队队员说:“谢谢!” 廖伟还发现,披萨盒子上还写了“加油”两个字。救援人员在地上垫上一块纸板席地而坐,廖伟也顾不上淑女形象,右手拿着一块披萨,左手拿着一盒泡面,就着面汤大口地咽下披萨。这一顿“除夕大餐”很简单,“碗面+披萨饼”,让他们印象深刻。

  年夜饭吃了不到25分钟,他们又接到了新的救援命令——发现了新的疑似生命迹象,大家吃完饭拿着工具又进入废墟救援。

  台湾籍商人王育诚也否认救援中有“热脸贴冷屁股”情况,“大家既然参与救援,就没分彼此,公羊队人手少,也不会抢功劳”。

  王育诚说:“台湾当地有官员来慰问的时候,我告诉她我是杭州来的,这位官员还对我们说了很多肯定的话。”

  “慈善不分疆域,我们的国土非常大,播撒博爱的种子是好事。”浙江省民政厅救灾处处长蔡国华说:“我们不会给出境救灾队伍增加程序,按照正常流程出入境就可以,同时我们将尽可能地提供一些方便。”

  “现在社会上有太多键盘侠了,人道主义救援不分地域,我们用行动传递大陆的正能量,我们凭着初心在做事。”公羊队队长徐立军说。

  2月9日,地震发生72小时之后,紧急救灾工作告一段落,救灾现场已经转为重型挖掘机械设备进场作业,公羊队的救灾任务,也由紧急驰援转为由公羊会公益基金会开展慰问活动。

  离开台湾之前,队员们一大早就来到台南市的超市,采购了一大批睡袋、御寒衣物、食品等物资,并把这些物资送到了当地政府指定的接收部门。

  这几天,媒体对于公羊队赴台救援的关注度下降了,但是公羊队内部还在总结这次救援的得与失。(记者 章正)
更多精彩:
时时彩 https://www.hg81081.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